怀抱

2002年,住在清风小区的时候,我常在半夜,从卫生间回来,推开面向草坪那面的窗子,然后对着夜空,大声地喊。我一般就喊三四声。我不敢多喊。所有的人都睡觉呢。我怕从对面的楼里,伸出来脑袋骂我。我总是快速地喊完就关上窗子回卧室。吴连长被我喊醒了,他不骂我,但是他说,你真得精神病啦?并且犯起愁来。

我的小狗拉拉,它跑丢了。我对着夜空大喊的就是拉拉。拉拉被我喊了很久,但是我没能把它喊回来。好几年过去了,它没能回来。就在昨天,孩子说他梦见拉拉了。我问梦见拉拉怎么了?他说,我梦见他在大姨家。有一些小孩要抓住它。它就跑。小孩在后面追。拉拉为了不让小孩抓住,他就一边跑一边变形。它一会变成考拉,一会变成松鼠……这种梦也只有90后能做出来,我们60后不认为事物可以随便变形。该是什么永远是什么。好人就是好人坏人就是坏人;男人就是男人,女人就是女人,不能互相变。我关心拉拉最后怎样了。孩子说,那些小孩没抓到拉拉。拉拉后来爬树上去了(狗能爬树!)。后来呢?我太想知道拉拉丢失后怎样了?虽然这是孩子做的一个梦,但是我实在没有其他途径获得拉拉的消息。孩子说,拉拉变成一只小松鼠爬树上去了,然后又变成小鸟飞走了。我问,那在拉拉飞的途中,又变成别的什么没有?如果它不小心变成一个没有翅膀的东西,那可是很危险的。孩子说,拉拉没有你那么傻,它是不会在飞的时候变成猪的。

这个梦听上去很好,可是,细想这个梦一点都不好。拉拉飞到天上去了。拉拉是地上的动物,它是不能飞上天的。如果飞了,那就是失去肉体了。不然它是飞不起来的。它确实得变形才能飞。变形就是死啊!

拉拉死了。我从一个小孩的梦里得到了这一消息。我恨吴连长。是他逼着我把拉拉送到乡下去的,这导致了拉拉的死亡。是吴连长害死了天真烂漫的拉拉。它才一岁。

自从梦到拉拉变成小鸟飞走了之后,我就不再半夜推开窗子喊它。从卫生间回来,我接着睡觉。我不再搭理吴连长,他已经血债累累。我跌入对一件事情绝望后的萎靡里。

拉拉不是普通的狗。它是个有自我意识的狗。那么它实际上就不是一只狗,而是一个人。

拉拉原来住在离我相隔两个街区。这户人家姓吴,是吴连长的亲戚。我去他们家串门时看见了拉拉。他们家一共养了三只小狗。人住楼上,狗住楼下。我除了跟女主人唠嗑之外,还用了大量时间跟那三只小狗玩。主人见我如此喜欢狗,就说送我一只。他们送我的就是拉拉。他们家的三只狗,那只黑色的,他们家的大女儿喜欢,那只白的,二女儿喜欢,只有这只黄色的拉拉,没人喜欢。没人喜欢的我喜欢。我就把拉拉抱回了家。

从拉拉家到我家,要横穿两条马路,从一所小学校的围墙外通过,再过一个菜市场,进入清风小区,转个弯就到了我家的单元。我这样详细地叙述这条道路,是因为7天后,拉拉曾独自走过。

我抱回一只小狗,吴连长是不知道的。让他知道是不行的。他不让我养狗。他讨厌小狗。主要是讨厌小狗身上掉下的毛。如果这毛沾到他的军装上,他就更讨厌了。我把拉拉喂饱就上班去了。吴连长中午才回来,回来他就很困。他躺到床上想睡觉。拉拉刚到一个新家很害怕,它听见有人回来就藏起来了。它刚好就藏到了床底下(那张床的床箱小,床垫大,这样,床箱跟墙就有一个走廊。)。开始,它一动不动。后来,吴连长躺下了,不动了,它就忍不住,忍不住它也不敢出来,但是它在床底下那些小空间里走动。走动就发出了声音。吴连长就听见了身下发出有小动物悄悄走动的声音,他以为老鼠。他也讨厌老鼠,老鼠跑到他的床下他就更讨厌了。于是他决定先抓住老鼠处死它然后再睡觉。他就悄悄地把床垫子移开了,他就看见了躲在床箱与墙中间过道里的拉拉黄色的脊背。吴连长大吃一惊。这么大的一只老鼠,而且是黄色的!拉拉见藏不住就突然跑了出来。它跑到墙角,背靠墙,跟吴连长僵持上了。吴连长费了好大劲才看出这是一只狗。我得承认,拉拉长得确实不像狗。它像野生的那种叫黄鼬的动物,没准就是与黄鼬杂交的。它怕人,躲藏,嘴尖尖的。眼睛里不是温顺而是警惕。它的一切都不像狗。后来,它的行为也证明它真不是一只狗。

等我下班回来,愤怒的吴连长给我下了一道命令:给你两天时间,必须把这只怪物给我送走。从哪拿的送回哪里去!

我好话说尽,又到吴连长床上很主动地睡了一觉,这所有的努力,只使拉拉在我家生活了7天。到第七天的时候,我就厌倦了说好话,厌倦了主动。我决定把拉拉送回去。我就抱着拉拉又走过了那条很复杂的道路。我回来时,天已经要黑了。我早早地就睡了。这些天我很累。我不停地说好话,不停地主动。今天,我想,我终于可以什么也不说就睡觉了。

一夜无话,平安无事。早上,电话突然响了。拉拉家的女主人告诉我,拉拉不见了。我立刻就全醒透了。我说那我们就快点出去找吧。我放下电话就穿衣服。我要出去找拉拉。袜子也没穿,我就推开了我家的房门,伸出一只脚找鞋。这时,天已经亮了。我看见拉拉坐在门口,坐在我那双布鞋上!

我意识到拉拉是一只智商和情商都高的狗。我们两家,虽然离得很近,但路很复杂。首先它要在那个小区里出来,然后成功地横过两条马路,而横过马路是多么难。车是那么多,它得知道两面张望,然后准确地找到通向我家小区的那个胡同,再通过小学校外围墙,接着过一个小区的菜市场,菜市场的气味是多么混乱,这会使它判断失误,从而导致迷路。它在菜市场混乱的气味干扰里没有迷路,它紧紧咬住我的那一缕气味不放,然后在一片相同的楼房里找到我住的那栋,找到我住的那个单元,然后上5楼(它得会数数),最后坐在门口等。在这复杂充满干扰的道路上,在任何一个转弯、任何一个干扰面前,它得别出一点错,它得精确,最后它抵达的才是我的房门。这是一道复杂的四则混合运算。在任何一个环节算错一个小数点,都会得出错误的结果。聪明的拉拉,在这道数学题面前,一步一步演算得准确,没有一点差错,这样,在我开门时,我和它才能互相看见。

拉拉跑回来的事也多少打动了一下吴连长,接下来他没逼着我送走拉拉。

一个月后,拉拉给他的触动已经消失,他又逼着我送走拉拉,因为拉拉的毛已经沾到他的军装上了。

这次,我把它送到了乡下的姐姐家。我还是抱着它,走到车站,上车;汽车走20公里,下车,再走路半小时。

很多天后,姐姐来电话,说拉拉跑了,向来时的方向,没有追上。拉拉跑得快。它短毛、细腿。很敏捷。在外面,就算追上也抓不到。姐姐家的大门一直是关着的。我告诉姐姐拉拉爱跑,你得看住它。等时间长了,它就不跑了。我还告诉姐姐,你没事的时候就抱抱它,这样它就不会跑了。拉拉是个有感情的动物。姐姐说,我哪有那闲工夫抱狗,抱孩子我都抱够了。我有干不完的活。

因为姐姐没有闲工夫抱它,它就跑了。它要找有闲工夫抱它的人。那个人就是我。

它第一次从原来的主人家逃走,从那么复杂的道路上走过,来到我的门前坐在我的鞋上,就是因为我是个有闲工夫抱它的人,这是在它第二次逃走,我才猛然明白的。在我的家里,它才只生活了7天,而在原来的家里,它已经生活了大半年,它是在那里长大的。一开始,我是不明白它为什么会跑回来的。那家的女主人是很好的,很爱狗的。每天都自己先不吃饭,给狗们准备食物。我寻找它背叛主人而投奔我的原因,后来我就找到了,这个原因就是我有闲工夫,而且把闲工夫用在了抱它上。它一定很重视这件事。它一定认为被抱着是最幸福的。在它原来的家里,有三只狗。他们的大女儿喜欢那只黑狗,二女儿喜欢那只白狗。她们在晚饭后有闲工夫的时候,想抱一抱狗的时候,抱起来的都不是拉拉。女主人是很善良的,她不会歧视拉拉,但是,她要做家务,没有时间抱它。这就导致它没有人抱。另外两只狗大,总欺负它。虽然食物都一样,也不打它,但它没有被重视,没有怀抱,而且眼睁睁地看着主人抱另外的两只狗,它一定是伤透了心。我爱抱着小狗。我不仅仅爱抱小狗,我喜欢的东西我都爱抱着。我不爱养金鱼,原因就是鱼不能抱着。等拉拉到了我的家里,虽然只有7天,但是我天天抱着它,这7天呆在怀抱里的时间一定超过了在原来家里半年的时间。它就认定,只有我这里才是它温暖的家。

我放下姐姐的电话就推开房门,我的门口,那双布鞋还在,可是这次那上面没有坐着拉拉。

从此,我每天都推开窗子,对着姐姐家的方向大喊——拉拉拉拉拉拉……

我在半夜也喊。夜里静,远处的拉拉,正在向我奔跑的拉拉会听见。我想帮助它。我用声音帮助它,但是我的声音没能抵达。街上的汽车声、人声,使我的声音迷了路,使我的有目的有方向的声音失去了目的和方向。拉拉也没能回来。乡路、公路、城市街道。关键的在这些道路上,有那么多人。任何一个人都比它强大,任何一个人都有力量阻断它回家的道路。

从此,我恨吴连长。他是我今生唯一的仇人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